我用最朴素的镜头打动人心

“每个人手中都有手机,手机里或许有许多你的照片、你孩子的照片、你朋友的照片,但我想问问你,你手机里有多少张爹娘的照片呢?……朋友们,我真羡慕你们还有爹娘,想为爹娘做点儿什么,想必你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最后我还想送给你们一句话:想要为爹娘做事,千万不要等到明天。”——焦波

每个人都有爹娘,每个人心里都珍藏着爹娘的故事;每个人都有家乡,每个人心里都蕴涵着对故土的深情与乡愁。

著名摄影家焦波用朴素的镜头和质朴的文字真实记录了父母一辈子的生活片断,以及对家庭、父老乡亲的深沉记忆,用真挚深厚的情感打动人心;《俺爹俺娘》一书从30年间他为爹娘拍摄的12000多张照片中精选出百余幅,还原了一个个真情瞬间,图文并茂地编织出一个游子思念家乡、想念爹娘的影像故事,再现了典型的村风民俗和家庭境遇,是我们这个时代有记录意义的、不可多得的中国家庭生活样本。

我用镜头留住了爹娘“儿子的脚印是一条河,河的源头在爹娘的心底里;爹娘的影像是一座碑,碑的基座在儿子的脊背上。”

新金融:从1974年,你开始用照相机为爹娘拍摄照片,直到父母相继去世,近30年下来,收获是否远远大于最初的设想?

焦波:最开始为爹娘拍照,仅仅是为了留住他们变老的时光。也正是最初的单纯,让我沉下心来、不急不躁地拍摄了那么多年,才有了今天的这份收获。从起初留纪念照到后来拍摄日常生活的瞬间,1999年,又开始用摄像机为爹娘录像,直到爹娘去世,整整30年,为爹娘拍摄照片12000余张,录像600多个小时,我终于用镜头留住了俺爹俺娘。虽然爹娘走了,但是他们的影像留存下来了,有了摄影展、电视剧、纪录电影以及这本书。

走到今天,这件事的意义的确变得更大了,首先我实现了“用镜头留住爹娘”的愿望,其次,在社会上掀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人都说“俺爹俺娘”实际上就是“咱爹咱娘”,这些影像感动着无数子女,让他们意识到孝敬爹娘不能等,很多子女看完以后都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弥补自己的爹娘,还有很多摄影发烧友和专业摄影师赶紧拿起相机回家去拍摄父母。有的人很忏悔地说:“我干了一辈子摄影,竟然没有给父母拍过照片。”有的人父母已经走了,只能留下永久的遗憾。这种社会效应是我当初想都想不到的。更没想到的是,《俺爹俺娘》这组影像,随着网络、微博、微信传播力的逐渐强大,在面世18年之后,影响力更广了,甚至传到了加拿大、美国、澳洲,感动了很多在外的华人和外国人。同时,也使得很多80后、90后深受触动,流下眼泪。能对年轻人产生影响,让他们看到中国传统的孝道、家风,让我感到很是欣慰。可以说,《俺爹俺娘》的影响力不分民族,不分国界,不分年龄。

新金融:给爹娘拍照时,你最在意的是什么?

焦波:想拍出好照片,是每一位摄影师最简单、最真实的想法。但当专业技术越来越成熟,你在乎的可能就不是技术了,真正在乎的是生活本身,是爹娘的内心,是那些看来平凡实际上却很伟大的东西。比如,爹娘的节俭、勤劳,对儿女的爱,老两口之间的相濡以沫,以及儿女对爹娘的孝心。后来的拍摄,已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专业与亲情恰如其分地融合到了一起。所以说,我感谢爹娘,他们不但给了我生命,还给了我艺术生命。爹娘不仅养育了我,更成就了我。

新金融:父母都已去世10多年,这段时间,二老的影像会常拿出来看吗,这给你带来了哪些触动?

焦波:我始终觉得爹娘并没有走,依然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跟我说着家长里短,他们的品格依然在感染和教导着我。从爹娘的影像中,我依然能感受到那份亲情和温暖,同时也温暖着我的下一代,以及更多的人。当然也有很多怀念,也会伴随着一些遗憾。爹走了以后,娘觉

新金融记者 李香玉

作者:李香玉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