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全面二孩”细则落地 预测5年内新增人口不超12万

本报记者 刘东 上海报道

上海在2月23日由人大审议通过《上海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下称“《修正案》”),对该市生育政策、假期等方面的内容作出了调整。

上海方面希望通过制度的完善,提倡“全面二孩”,缓解上海人口结构,改善生育状况,对家庭结构的改变和对养老的压力起到作用。

不过,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育龄妇女人数的减少,全面二孩对上海出生人口影响依然是短期效应,政府应该加大补贴和公共服务的投入进行鼓励。

缓解人口结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上海此次《修正案》主要调整了生育政策、婚假、生育假、配偶产假等方面的规定,针对再婚家庭和病残儿家庭再生育子女的情形也作出了相应的规定。

此次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作出修正,上海方面希望能缓解上海人口结构,改善生育状况。

数据显示,上海2014年户籍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虽回升到1.13个,但仍处于极低生育水平。

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原所长桂世勋评价说,从上海人口发展形势来看,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户籍人口生育水平长期过低,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

桂世勋推算,今年实施二孩政策后,约有一半家庭有两个20岁左右的孙辈,这样可以从家庭代际结构上增强家庭养老功能,缓解养老难题。

而根据上海卫生计生委的测算,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的3到5年内,全市户籍人口有可能新增出生人口6万-12万人,每年约新增2万-3万人。流动人口在沪出生平均每年新增2万人左右。此外,近几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出生数量平均每年在26万人左右,2016年-2018年将处于相对高峰期,2019年以后出生人口数量将逐步回落。

这只是低版本的测算,如果按照卫生计生委的“中方案”和“高方案”测算,数字将达到25万和77万之多。

不过,上海最终还是选择按“低方案”的测算数据来制定政策,实际上,在上海两会期间,就有多名代表和委员质疑现有政策无法有效刺激生育。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研究所副所长周海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假期,这次修正案在全面二孩中并没有增加太多投入,原来的一些补贴措施也取消了。

上海市法制办副主任刘平认为,上海很多符合条件的不一定会再去生育,这也是为什么选择低方案的原因。

周海旺称,上海的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效果,与“十三五”期间育龄妇女人数不断减少存在抵消效应。全面二孩对上海出生人口影响不会大,更多的是短期效应,一年大概增加一两万人左右。上海每年出生人口总数可能在2017年达到顶峰,之后逐年下降。

产科儿科建设最为迫切

现在对上海来说,最为迫切是加强产科、儿科整个体系的建设,尽管上海基础较好,但也是任务比较重的一块。

在今年1月底结束的上海两会上,上海市市委书记韩正和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都对改善上海儿童“看病难”的问题提出了要求。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邬惊雷认为,上海虽然有基础,但产科的床位紧张,以及儿科就诊压力等仍存在,目前上海在结构上,比如远郊、基层、社区服务中心的儿科能力等还需要强化。

邬惊雷说,上海对于妇产科的建设和服务一直非常关注,在之前预测到全面两孩的政策走向后,前两年已经已经做了一定的铺垫,例如,增加了产科的服务能力。而且上海对于五大孕产妇抢救中心硬件建设都投入比较大。儿科也在进一步进行调整,未来新生儿科的服务能力也会增强。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吴乾渝说,政府费用上上海政府也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不仅仅是产科、儿科,还有儿童学前教育,特别是幼托机构的设点、布局、建设,都在同步考虑。不过由于涉及到的领域和体量较大,具体投入目前尚未有明确统计。

对此,周海旺说,关于公共服务的配套,政府还是应该加大投入,比如小孩子看病难,孕产妇的检查难,小区托幼设施紧缺的问题,现在都不能满足需要,现在都需要政府投入。

周海旺指出,现在也有不少专家在呼吁教育要向两段衍生,即向幼儿园和高中衍生,这样可以提高人口素质降低家庭成本,但是现在政府还没有列入议事日程。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经济减速,控制政府财政支出的影响。

作者:刘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