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群体”的缓进迎春路

对运输、空间、展示、维护以及学术理论等要求的严苛,让装置艺术的价值尚有所欠缺,收藏难度加大,市场进程相对缓慢。但正所谓物极必反,正在广州美术馆热展的首届“亚洲双年展”,装置艺术的比重达到一半以上,升温效应颇为显著。这种方兴未艾的状态让装置艺术在国内展开了臂膀,走上了一条缓进之路。

市场现升温势头

在很多人印象中,装置艺术的庞大,似乎离我们十分遥远。它不受任何材料的局限,亦不受艺术形式的束缚,绘画、摄影、雕塑等门类都可贯穿其中。简单而言,它就是“场地+材料+情感”的综合展示艺术。艺术家通过对创作材质、材料的把握和调度能力,有效选择、利用、改造、组合,以令其演绎出新的展示个体或群体丰富的精神文化意蕴。这种“庞大且繁琐”的艺术形式而今正缓慢展开臂膀。

装置艺术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在西方当代美术馆的展览中,它早已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比如独立的装置艺术美术馆,像美国旧金山的卡帕街装置艺术中心、英国伦敦的装置艺术博物馆,一些美术院校也纷纷开设装置艺术课程。在国内,上海双年展连续几年将装置作为必选艺术形式,比重正在逐步加大。

“装置艺术在国际上已经成为主流的艺术样式和媒介。以前,传统门类仅限于油画、雕塑等,而今,装置艺术、影像,包括行为艺术等都成为比较重要的呈现方式。”策展人、艺术批评家梁克刚表示,国际大展运用的多为艺术新媒介、材料以及理念,这是艺术发展的趋势,国内已经处于与国际接轨的状态,北京、上海等的大型美术馆、博览会、画廊举办的装置艺术展览都相当普遍。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当代艺术家邓国源表示,装置艺术代表一种崭新的观念,它的创作方向引领了艺术的发展,已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它改变了传统的欣赏习惯,给观众提供了另一种思考与想象的视角,让观众倾注感情、了解作品的经历以及内涵而参与进来,艺术家和观众之间迸发出更多的互动,未来会越来越受欢迎。

如今,中国的装置艺术逐渐进入一级市场,包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常青画廊、长征空间在内的多家画廊都转而培育装置艺术作品,有些甚至已经积累了国内外稳固的客户群体。

二级市场,不仅有苏富比、佳士得在运作上拍中国艺术家的装置作品,国内拍卖行也纷纷尝试推进,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华辰、南京经典等拍卖公司都上拍过装置艺术作品,有些还取得了不错的业绩。2006年,中国嘉德推出了肖鲁的装置作品《对话》,并以231万元成交,成为国内首件拍卖价格超百万元的当代装置艺术作品;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黄永砯创作的《六十甲子车》以338万港元成交,刷新

新金融记者 王妍妍

作者:王妍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