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纲河 东汉“太守河”(组图)

张纲河桥下鸭子成群张纲河桥下鸭子成群张纲河畔张纲河畔张纲河风光张纲河风光
地名是城市的通史,也是对一座城市文化的诠释,那些曾经在扬州留下印记的历史名人,在扬州的地名文化中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它们不但是对古人的纪念,也构成了城市通史的一个环节。不同时期产生的地名,必然会留下时代的痕迹。张纲河便是反映汉代扬州历史的地名之一。

张纲河与张公渠的历史渊源

关于张纲河的由来,有着不同的观点。“如今在江都区,"张纲"地名仍然沿用着,追诉着那一段动人的历史。”在张纲镇,68岁的老人孔德林对我们说,东汉末年,广陵太守张纲重水利、开沟渠,使得农业丰收、百业兴旺。老百姓为了纪念这位贤明太守,把他开挖的沟渠称为“张纲沟”,也叫张沟河,将他到过的集镇命名为“张纲镇”。

当地人大多认同这样的说法, 眼前这处潺潺而过的小河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据说,当时张纲在我们这一带辛勤工作,在干旱的夏天,农民种植庄稼没有水灌溉,他当即勘察工地组织人施工,才成功开挖了张纲沟。”75岁的徐以栋对张纲镇和张纲河的历史颇为熟悉,据说也正是这一水利工程,让张纲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并卒于广陵任上。

关乎张纲辛勤工作的历史传说,由于年代久远,史料并没有具体的记载。扬州水利专家徐炳顺曾查阅过多部史料,他说:“历史上的张纲开挖的张公渠,其实并不是现在张纲镇上的张纲沟或称张纲河,而是在宜陵镇一带。”

“为了济惠百姓,劝为农桑,广陵太守张纲带领百姓引岱石湖水灌溉东陵村,也就是现在宜陵镇西南的农田。”徐炳顺解释,因此老百姓也将这条沟渠称为张公渠。到了北宋年间,水利学家罗适了解到张纲疏浚过的岱石湖及有关河渠年久失修,便亲自主持了疏浚,将岱石湖改名为元丰湖,“无论是元丰湖还是岱石湖现在都已经湮灭了,张公渠也早已不存在了。”

河名反映了汉代扬州历史

那么现代张纲河或张纲沟的名字由何而来?徐炳顺说,可以想见这条河流虽然并非是张纲所开挖,但也是为了纪念张纲对扬州人民作出的功绩。

“张纲河名气很大,现在的河道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原有老河道的基础上疏浚开挖的。”徐炳顺表示,这是一条比较小的河流,“属于乡镇级别的骨干河道。”

看完张纲河边河道管理“河长制”公示牌,对于这条河道也能有所了解。这条全长4公里的河道,目前主要起着引水排水的功能。

徐以栋说,以前张纲也被称为张网沟,可能因为这里是海岸滩涂,随着长江向东延伸,逐渐成为河汊纵横的岱石湖,湖边杂居着一群渔民,他们以捕捞谋生,常在沟边结网晒网,因此才有了这样的称谓。

回到几年前,河道两旁是种满了庄稼的农田,如今张纲河的西岸建起了高楼大厦,河边的亭台楼阁,颇有几分小桥流水的味道。“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了,我们年轻的时候曾经因为穷困潦倒,将牛啃草滚成团煮来吃,也曾经作为河工去挑过河。”在徐以栋看来,现在人的生活要比从前地主富农的日子还要滋润。

太守街的叫卖声曾此起彼伏

也有人说,东汉时期由于社会动荡,朝廷腐败,百姓生活十分煎熬。东汉顺帝刘保(115-145)即位时,遭到排斥的张纲被调任广陵任太守,镇压张婴为首的数以万计的农民起义军。张纲到任后,单枪匹马亲临张纲安抚招安张婴,张纲的怀柔之策避免了旷日持久的无谓杀戮,成功招抚张婴。人们为了永怀张纲,便将张纲冒死劝降张婴的地方张网沟,更名为张纲村。

宋代时,张纲人烟可能仍较为稀少。南宋绍兴年间杨万里过江都,曾写下《过张王庙》,其中一句为“地迥人烟寂,山盘水势回。”诗句表明了,宋时的张纲可能人烟稀少,至少张纲庙离集镇较远。诗人站在此地, 便可望见长江南岸的山岭迂迴和盘绕。而至清代康熙时期,水陆交通便利、客商来往频繁的小渔村已发展成为有名的集镇。

解放前张纲的老街,是用大青石铺就。“以桥为界限,东头全是方石,西头全是大条石。”徐以栋回忆,张纲的老街作为典型的农耕集镇,曾经发展得颇具规模,从烧饼铺、草行到木行……都有门市,商街的粮草行名气特别大,方圆几里的农民总愿意舍近求远挑着粮食到张纲来卖个好价钱,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是古镇一道特有的风景。

老街上偶尔能看到几间五架梁的房子,青砖灰瓦的建筑似乎能让人感受到这里百年来的记忆。

为了纪念张纲,这条老街名为太守路。“老街上原先还有张纲庙的遗址,在现在的社区活动中心内。”63岁的赵阿姨介绍。

万寿桥承载着曾经的繁华

张纲河不算长,但是上面却小桥密布,万寿桥、五集桥、顾家桥、张纲桥……有石桥,也有木桥,还有后来改建成的水泥桥。

村里的老人们对于万寿桥有着最为深刻的感情,这条桥将老街的东面与西面相连,不少人小时候总穿桥而过,嬉戏玩耍。“解放前的万寿桥,是一座石头拱桥,桥下有出水的涵洞,桥头上竖有四个龙头。”徐以栋认为,这座桥也是古人智慧的结晶。解放后,万寿桥曾经一度被拆毁,造桥用的大青石用于建筑电灌站。

到上世纪80年代,万寿桥得以重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街上的市集转移到了这里。随心所欲地走走停停,能感受古朴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盐水鹅、鲜鱼……在一片喧闹声中,自然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徐以栋说,其实万寿桥附近一直是热闹的,解放前在万寿桥下的河道两旁,有专门卖窑货的商铺,烧制的窑货——缸、坛灯,从水上大量地运来,在这里转卖。常常能够见到两三个壮劳力在河边抬着货物上岸,万寿桥就是他们的必经之所。

在张纲还流传着“张纲的驴子——两头赶”的歇后语,徐以栋说,这也能反映明清时临江张纲的繁华与富庶。“那驴,是运粮的驴。训练有素的驴子,不需要主人跟就能跑回头路。”徐以栋笑着说,到了江都闸驴子自然往回跑,你想它多跑一步都不可能,“若打驴子,驴子还会陡然一尥蹶子,骑的人就是一个大跟头。”这些驴子就是为运粮专门训练的,可以想见当时江上运粮的船一批批到达此地,靠在张纲江口的码头。

整治张纲河盘活江都水域

水是扬州最大的特色和资源。作为江都城区南北向的主要排涝、引水河道,张纲河也曾是江都河流中河道淤积、河坡坍塌较为严重的河道。“当时河道的引排能力和河道亟需整治。”江都水利局工作人员说。

从几年前开始,张纲河的整治分段分年度启动。“2013-2014年,江都水利局整治了团结河至长生桥段0.5公里。”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去年的整治段主体工程也已经基本结束。

“张纲河现已在源头筑坝,截断从芒稻河流进来的活水流入。整治过程中,将会对河道进行疏浚,并在河道建设驳岸,拦截住斜坡上的沙石,并在护坡上种植草皮。同时还将在东岸铺设截污管道,在源头上管制好污水排放,整治完成后对水质进行监测。”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张纲河的整治可盘活江都区境内水域,未来将达到水清岸绿的效果。 记者 邱凌 摄影 张卓君

作者:邱凌 张卓君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