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扎堆医疗又一例 转身可见光明?

导读

房企扎堆转型医疗行业悄然盛行,虽然不缺钱、不差地,但由于缺乏医疗、患者资源、医院运行经验,并设定了较高目标,至今尚未出现房企成功转型医疗企业的案例。

本报记者 肖玫丽 广州报道

又一房企斥巨资跨界医疗行业。

2月17日,深天地A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55亿元收购友德医及其关联公司赢医通100%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深天地A将由主营商品混凝土及其原材料的生产、销售兼营房地产开发销售及物业管理,跨界踏足互联网医疗行业,实现双主业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深天地A此次转型收购的友德医和赢医通皆是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两者在创立之初一度陷入亏损,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扭亏为盈。如今两者的股权评估增值率分别高达24倍和225倍。

2月1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友德医了解到,友德医和赢医通是依托广东省网络医院平台,向会员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实现扭亏为盈的,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实现盈利的互联网医疗公司。

不过,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分析指出:“网络医院目前难以脱离区域性,未来要复制、扩展到其他省份,就要面临重新搭建甚至患者分流的内部竞争问题,所以是否能真正做大还有待观察。”

近年来,房地产领域悄然兴起一股跨界转型医疗的行业趋势。大多与产业发展预期及企业领导层的过往经历有关。

但由于缺乏医疗、患者资源、医院运行经验,并设定了较高目标,至今尚未出现房企成功转型医疗企业的案例。

网络医院扭亏,高额业绩承诺

资料显示,友德医全称为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主要业务是互联网医疗信息平台开发。2014年10月,经过国家卫生计生部门批准,友德医与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二医”)联手成立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

而赢医通全称为深圳赢医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3月,其主营业务是为友德医的会员提供线下体检服务和线下健康管理服务、为网络医院合作伙伴提供药品统购服务等,主要收入来源于友德医会员的脑卒中及三高检验服务费。

友德医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网络医院是由健康小屋演变而来,采用“三甲医院+视频问诊+药店”的模式。这一模式成功推行之后,友德医想借助资本的力量将网络医院进一步做大,于是就有了深天地A的收购。而深天地A也是看中了网络医院的前景和友德医的医疗、患者资源。

“友德医一开始是做医疗信息化服务,初期也在烧钱,把网络医院的资产注入之后才实现扭亏。不过网络医院的前期投入也不小,而且网络医院本身并不赚钱,我们是开始会员服务之后才实现营收。”该内部人士说道。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0月31日,也就是网络医院上线不久,友德医科技公司总资产为561.85万元,净资产为491.85万元,净利润为-8.15万元。另根据宜华健康2015年半年报显示,友德医在2015年上半年仍亏损84万元。

到了2015年末,友德医成功扭亏,净利润激增到2059.43万元。而赢医通的营收也和友德医一样一度陷入亏损,并在2015年成功扭亏,2014年和2015年其净利润为-3.85万元和1043.51万元,

虽然营收不高,但是友德医和赢医通给出的业绩承诺却十分诱人。此次交易中,友德医承诺2016年至2021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45亿元、1.89亿元、2.46亿元、2.95亿元、3.54亿元和4.25亿元;同期,赢医通承诺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5亿元、3.31亿元、4.30亿元、5.16亿元、6.19亿元和7.43亿元。

这意味着,若要完成2016年的业绩承诺,友德医和赢医通2016年的净利润需要分别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长604.8%和2343.7%。

省二医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网络医院的问诊服务一直没有收费,所以肯定无法盈利。但是,网络医院由提供持续的会员服务,包括体检、健康咨询、慢病管理等健康管理服务,此类服务成本不是特别高,而受众群体不小,不少企业已参与购买。

“会员的主要来源还是药店的会员。我们医院作为内容提供商,投入的是医生资源、人力成本、场地,具体的营销和平台搭建、主持、运营则是交由友德医和赢医通。”该负责人说道。

在平台运营方面,据友德医介绍,网络医院的日常运营、维护和技术开发由友德医负责,赢医通则是负责线下的会员服务。根据深天地A披露的预案,截至2015年12月31日,标的企业拥有超过一百万会员,并预计在未来几年内会员数量仍将快速增长。

上述友德医内部人士坦言:“现有的盈利模式是可以支撑我们的业绩承诺的,但是接下来我们还需要烧钱,以探索更好的发展路径。我们与省二医是深度捆绑的,未来重点是往纵深、往基层去做。券商就是看中了这部分资产的发展前景,才给了比较高的估值。”

房企跨界医疗

像深天地A一样跨界医疗行业的房企不在少数。

落子比较早的是绿城集团,早在2007年就已经在杭州开设了自己的医院,医院服务配套完全参照五星级标准;去年6月,恒大集团也宣布成立子公司恒大健康产业集团,进军线上、线下医疗服务;去年9月,绿景控股宣布定增百亿元转型医疗;2015年底,远洋地产开始进军诊所建设;就在上个月,万达集团宣布将投资150亿在上海、青岛、成都三地打造高端医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底,涉及转型及多元化发展的近50家上市房企中,有三分之一转型大健康领域。在东方证券首席研究员竺劲看来,目前,房企转型的三大方向为“互联网+”、医疗大健康和大金融,而从转型房企的数量上来说,大健康领域无疑吸引了最多房企,成为最热门的转型产业。

房地产转型医疗的原因难以一概而论,但大多与产业发展预期及企业领导层的过往经历有关。

与台北医科大学合作成立医药管理公司、从事医院托管业务的通盈地产,已经从一家房地产公司彻底转型为医疗企业。其医疗投资总监陈栋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房地产行业的挣钱效应已经大大减弱,反而是医疗行业是朝阳产业,其对资本的吸金效应也比房地产行业要大。加上通盈地产之前收购了几家生物制药企业,以及其总掌舵人曾有过从医经验,跨界医疗行业成了通盈地产的不二选择。

对此,史立臣分析认为:“医疗行业基本是盈利的,所以房企跨界到医疗至少能保证资金安全,对企业估值的提高也有利。从行业增长性来看,老龄化也使得医疗行业的机会比其他行业多。”

国金证券研报也指出,信贷宽松和国家去库存的政策为中小体量的地产公司转型提供了坚实基础,重资产的房地产公司一旦实现库存的去化之后,不再拿地而是布局转型,公司的估值提升才有基础。

不过,虽然不差钱和地,但由于缺乏医疗、患者资源,房企跨界医疗行业的道路并不好走。

以业内普遍认为转型较为成功的宜华健康为例,自打着手转型并经历了两年的业绩跳水之后,根据2016年1月18日宜华健康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5年的净利润预计会比2014年增长111.27%至151.51%,具体数额预计在6300万元至7500万元之间。

但是,净利润增长的原因并非其转型医疗行业所致,实际是其收购广东众安后勤集团公司带来的收益。“子公司广东众安康后勤集团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发展迅速,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比上年同期有较大幅度提高,因此2015年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上升”。

“房企跨界医疗的优势就是雄厚的资本以及可筹建医院的场地。但更多的是劣势,医疗政策和行业特殊性比较多,更多的医疗资源由公立医院垄断。”史立臣告诉记者:“不少房企选择自建医院,这个的难点在于医生资源、医院的管理和业务拓展、品牌知名度的建设,所以需要跟三甲医院或专业医疗机构合作,才能实现真正的跨界转型。”

预期过高也是房地产转型医疗的困惑之一。据悉,出于过往的辉煌,大多数房企设定了收购、托管或参与三甲医院的目标。

陈栋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通盈地产最初也想踏足公立医院改制,但从产权结构来看,现有的国家政策并不希望将公立医院的产权进行调整,因为公立医院含有公益属性。另外,医院资产和其他国有资产并不一样,大多数国有资产可以进行量化和评估,但医院除了房屋等有形资产之外,还有大量的无形资产。所以无论医院的股权按照多高的价位出售,都可能会涉及国有资产流失。

“从企业转型的角度来看,我们做产业的布局,如果不能对公立医院达到控股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一般的股权投资我们也能获得收益,但是我们的目标是打造自身的产业链,最终达到整合效应。”陈栋炜进一步说道。(编辑 陆宇)

作者:肖玫丽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