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只审理卖淫的“人鱼小姐”

顶着“人鱼小姐”、“宅男女神”光环的所谓时尚嫩模,女子“乔圣依”、“杜琰琰”等几名女性涉嫌卖淫和介绍卖淫罪,11月27日在广东福田区人民法院受审。从检方指控来看,前述卖淫人员卖淫价格三五千元不等,最高的时候超过1.5万元。另一名被告人周某春为本案唯一的男性,被指控介绍部分“女星高价卖淫”,被指控介绍卖淫罪。(11月28日《南方都市报》)

这起案件,就是轰动全国的“外围女”卖淫案件,所谓的“外围女”是指这些女性通过熟人介绍和那些有头有脸的、身份显赫的男人进行交易,这些卖淫交易不同于普通街头卖淫,更具隐蔽性,价格也更高。正是因为这起“外围女”事件有着以上两个属性,才成为全国瞩目案件。

不过,我们即使不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一个问题。在这起轰动全国的“外围女”卖淫案件中,被审理的只是几名卖淫女,唯一的男性是从事介绍卖淫的男性。这起案件中的“那些男人们”都去哪儿了?

卖淫女都是模特界的有名主儿,“人鱼小姐”、“宅男女神”等等只是她们的“艺名”,她们的价格之所以高,是因为徘徊于“有钱人”群体边缘,她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有钱人”。当富人群体的性交易成为“特色生意”的时候,这对社会的伤害是巨大的。严惩所有当事人,是最终的正义。

眼下的问题是,在这起案件的审理大堂之上,看到的只是几名卖淫女的身影,只有唯一的一名男性,而且这个男性并非嫖客。卖淫女和介绍人都是需要严厉惩罚的。可是,仅仅有卖淫女,她们能成为全国瞩目的“外围女”吗?

对于卖淫嫖娼来说,这是一个完整链条,有卖淫才能有嫖娼,换言之就是,有嫖娼才能有卖淫。在这起案件中,岂能只有卖淫的女人,看不到嫖娼的男人?如果说,这些卖淫女只是普通站街女,那对于查处嫖客来说,确实会有难度。这是因为,嫖客在“一把一清”的交易中,早就不知去向。而女模卖淫案件则不同。交易基本上是依靠熟人之间的互相介绍完成的。比如说,“乔圣依”、“杜琰琰”二人,她们就是互相介绍嫖客的。既然是熟人介绍,既然是互相介绍,对于嫖客的信息就会是掌握的。找到“女模高价卖淫”案件中的“那些男人们”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为何我们只是看到了“人鱼小姐”们,却看不到嫖客?

在案件审理中,有一种审理的形式,叫“另案审理”,难不成这些男人都被“另案审理”了?也许因为他们身份太显赫而被通融了。难道有钱就可以逃过法律制裁?一如倒霉的只是郭美美,而不是郭美美的干爹一样。

“人鱼小姐”案件中的女模,也只是这起案件中的一层鱼鳞而已,如此重要的违法案件,岂能只刮下一层鱼鳞?

文/郭元鹏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