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日记》周四季终 第五季妮娜·杜波夫谈离开

CW电视台的魔幻剧《吸血鬼日记》(观剧)即将进入新的阶段,因为在担任了6年的女一号之后,妮娜·杜波夫将在本周告别这部电视剧。

对于妮娜·杜波夫来说,本周四播出的第六季季终集苦乐参半。“这个童话故事必须要结束了,新的篇章将要开启。”她在接受《好莱坞报道》杂志独家专访时说道:“我知道,我(结束)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对于未来感到非常激动。”

在接受《好莱坞报道》独家专访时,妮娜·杜波夫谈到了她在《吸血鬼日记》最初和最后的时光,粉丝们对于她离开的反应,她跟《吸血鬼日记》家族的告别,以及她对未来新生活的期待和憧憬。(下文THR代表《好莱坞报道》)

THR:距离你在《吸血鬼日记》的最后演出只剩几天时间了!

妮娜·杜波夫:这个时刻来的比我们期待的要早一些,我也已经提前宣布了离开的消息。不过这个时刻并不会让我感到难过,我已经跟剧组的家人以及粉丝们说了再见,观众们也按照自己的喜好,制作了过去6季中他们认为的最佳时刻的视频。这帮我重温了过去6年的时光,回头看看这些时刻,我也心怀感激,当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是庆祝而非哀悼。我已经跟《吸血鬼日记》的全部家人说了再见,而且也跟他们度过了最后的时光,回头看看,这些时光的确让人非常难忘。

THR:当宣布要离开的时候,你的感觉怎么样?

妮娜·杜波夫:我已经等了这一刻很长时间,甚至可以说好几年了,所以这一直是我保存在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在揭晓了这个秘密后,观众们开始变得非常沮丧、口无遮拦,但最终他们还是对我表达了支持,这一点让我深怀感激。在宣布离开后的某一天里,我在大街上遇到了一群人,他们非常伤心的痛哭,而且愤怒的说:“你要干什么?”然后我告诉了他们自己要离开的理由,他们的态度变成了:“去做你的事情吧,我们支持你!我们已经等不及想看看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在我离开这件事上,观众们的态度是50对50。

THR: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应该离开?

妮娜·杜波夫:那并非一个多么特殊的时刻。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想跟其他演员一起走完这次旅程。这是一次伟大的旅程,不过在最后的时刻,我已经不再是个‘吸血鬼’了。这个童话故事必须要结束,新的篇章将要开启,我知道,我(结束)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对于未来感到非常激动。以后我将不能跟我最可爱的人们共度每一天,这让人非常感伤,不过我们有发达的网络通讯和手机,友谊就像吸血鬼——如果是真的,它们将会永远存在!

THR:还记得在《吸血鬼日记》最初的时光吗?

妮娜·杜波夫:我还记得开拍的第一天,我跟卡特琳娜·格拉厄姆在一起,我们拍摄一幕开车的场景,在附近转来转去。她是个糟糕透顶的司机,我甚至都开始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了,但呈现在我脸上的只有笑容,因为我们彼此都在逗对方发笑。那个过程激动且焦虑,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部电视剧能否获得预定,所以心里也有些紧张。任何未知事物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恐惧,但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渴望重温这种感觉,所以我才对自己下一步要走的路感到激动:我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这意味着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最让我感到激动的。

THR:你在《吸血鬼日记》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妮娜·杜波夫:在剧组里既有日常挑战,也有年度挑战,还有角色带来的挑战。在过去的6年中,整部电视剧以不同的方式让我们面对着挑战——塑造多个角色,创造角色,以及死亡。我感觉自己不断的在哭泣,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从来没感觉到无聊。我总是带着激动的心情投入工作,期待着我要做的下一件事情,这就像一个新兵演员训练营,或者像上大学。现实生活中我曾经上过大学,但没能毕业,现实生活中我读了高中,然后就开始扮演埃琳娜。我需要大学毕业,我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准备好重新进入真实的世界。我是伴随着《吸血鬼日记》这部电视剧成长的,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像个婴儿,而现在我已经是个女人,我觉得自己在这里面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无论是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还是作为一个个体的角色。这部电视剧造就了现在的我。

THR:关于埃琳娜离开的方式,你跟主创朱莉·普莱克以及编剧们讨论过吗?

妮娜·杜波夫:过去这些年我们有过多次交流,我记得第一次交流的时候,我们都想知道这部电视剧到底能拍多久,当时有人说这部电视剧能拍6年或者8年,但如果由华纳公司(《吸血鬼日记》制作方)来决定的话,他们肯定希望拍30年。在这些年交流的过程中,我始终觉得埃琳娜的旅程只有6年,正是这种想法让我在这6年中一直保持着激情。我毫无保留的爱着剧组的每一个人,这部电视剧应该继续拍下去,我非常激动的想看看下一季是什么样子。

THR:能提前透露一些季终集的剧情吗?

妮娜·杜波夫:届时我会在医院里,这个情节已经在宣传片中出现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在病床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才让自己躺下来,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几次睡着,因为我必须要假装自己昏迷不醒,这就是我所能说的。基本上,我什么也没有说(笑)。

THR:你在剧组最后的时光是怎样的?

妮娜·杜波夫:在大约最后一周的时候,我非常在意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同时我也感到非常高兴,我感谢每一位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在最后一天的时候,我最后一个镜头是跟伊恩·萨默海尔德一起拍,那一幕让我感觉非常说不出的美妙,最后他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熊抱。后来剧组人员拿出准备好的蛋糕和奶油,我被扔的满身都是奶油,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快乐的送别方式了。我喜欢恶作剧,我经常把蛋糕扔到别人身上,但在最后这一天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扔过我,如果在最后这一天他们还不扔我,那我会非常失望,当浑身被扔满蛋糕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我真正的家人,这就是家人应该做的。我跟他们在一起充满了快乐,他们能让你笑,也能让你哭,他们陪你一起经历人生的最低谷。浑身沾满蛋糕的我并不可爱,但我却爱死了那一天。(申雨萌_CS)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