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城镇化调查之四川样本:当人口回流遇上就业压力

导读

当前东部向西部地区的产业转移进程缓慢,尚未发生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且短期内产业转移加速的可能性也不高。虽然未来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一步深入,四川经济发展水平将持续提高,就业吸纳能力也将持续增强,但短期内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有限,难以大量吸引人口回流来结束“异地城镇化”现象。

本报记者 李果 成都报道

如果在春节前询问很多东部省份的餐饮业老板,会发现他们很多在为用工难而挠头:不少工人在节前辞工回乡,而且,与此前不同的是,他们不准备回来了。

事实上,他们中间很多人将选择“就近城镇化”。这意味着,这些此前背井离乡的农民工们,将重新在离自己家乡不远的城市中生活、就业。

根据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了九个方面36条具体措施,重点是着力解决好“三个1亿人”城镇化问题,而促进和引导农村人口落户城镇和就近城镇化是其中关键。

但是,困难横亘在他们面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农村人口流出大省四川为样本,发现尽管受沿海经济形势影响,目前农村人口回流明显,但短期内,四川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有限,难以大量吸引人口回流,或致四川城镇化的进度受压。

投资增速放缓或拉低用工需求

截至2015年,四川省城镇化率为48%,低于全国56%的水平。2020年,四川省的目标为54%。

从官方的统计数据可以发现,如何吸引外出务工人口回乡就业,将是四川省推动城镇化进度的关键。

四川省统计局调查显示,以2010年人口普查为依据,发现在省内外来人口中,有82.8%的人口由乡村到城镇。其中,由乡村进入大中城市的人口占48.8%,进入小城镇的人口占34.0%。乡村人口进入城镇,在减少乡村人口的同时,增加了城镇人口的数量,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口城镇化水平,加快了城镇化进程。经测算,外来人口对四川省城镇化的贡献率达18.33%。

而若将外出省外的全部人口(1050.6万),算作四川省的城镇人口,则四川的城镇化率可增加11.55个百分点。

事实上,从2015年8月后,四川省各级政府均在大力号召省外务工人员回乡就业和创业。

但是,四川省面临的关键问题是:就业岗位是否可以满足需求。

农村问题专家、成都市社科院原副院长陈家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四川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技改投资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作为农村人口流出大省的四川,未来或面临“庞大的就业压力”。

如根据成都信息工程学院熊健益的一篇课题《固定资产投资的就业效应研究》称,2007年至2012年之间,固定资产投资额与就业量的产业结构相似系数呈上升趋势,从2007年的0.667上升到2012年的0.812,反映出四川省固定资产投资与就业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而2008年到2012年,四川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速达到25.2%。

但从2013年开始,四川省将2013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目标下调至14%,2015年四川省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0.2%,而在2016年计划进一步下调至10%。

四川省统计局的调查亦显示,农民工的就业主要集中于服务业、批发与零售业、建筑业、制造业、住宿和餐饮业等5个行业,其中与固定资产投资关系密切的建筑业占比超过20%,显示了其在农民工需求岗位中的主导位置。

“在央行货币政策未出现调整的背景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不会持续高速增长。”陈家泽表示,“这或将使得用工需求出现放缓。”

加大服务业就业机会

根据四川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劳务开发和农民工工作情况统计,2013年到2015年三季度,四川省外务工人员回流总计454.82万人,实现就业的人数为378.27万人,占比约82%,显示就业形势整体处于可控状态。但随着回流的务工人员逐年增加,四川省内的用工需求是否能够持续消化就业压力,仍存疑问。

四川省统计局亦表示,当前东部向西部地区的产业转移进程缓慢,尚未发生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且短期内产业转移加速的可能性也不高。虽然未来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一步深入,四川经济发展水平将持续提高,就业吸纳能力也将持续增强,但短期内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有限,难以大量吸引人口回流来结束“异地城镇化”现象。

此外,根据上述统计结果,在影响农村人口城镇化的诸多因素中,有66%的受访者将收入太低、城市生活成本太高视为首要因素,如回流后的农民工平均月收入(包括各种奖金、补贴、公司缴纳的保险、提供的员工餐等)主要集中在1001-2000元、2001-3000元收入水平,占比分别达到30.2%和33.6%。

其次是房价太高买不起和就业不稳定、缺乏保障,占比分别达60.7%和46.5%。列第四、五位的分别是落户大城市门槛太高和不愿放弃农村宅基地及土地承包权,占比分别为21.7%和18.4%。相比之下,受文化因素的影响较小,如生活习惯、观念差异太大和受城里人歧视缺乏安全感等,占比均在6.6%以下。

在解决方式的路径方面,陈家泽认为首先应该从服务业角度考虑,“对服务业业态进行创新,满足多样性的需求,同时加大供给侧改革的投入,引导服务业消化剩余劳动力”。

陈家泽称,目前国内第二产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去产能的背景下不会新增就业机会,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育期很漫长,所以只能依靠一三产业的衔接来吸纳回流劳动力所产生的就业需求。

“如在可解决大量农村闲置劳动力的农村电商环节,政府不仅应该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还需要给予更多的盈利空间。”陈家泽表示。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